五柳先生

自由作家

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,爸爸拎着我的耳朵,来到了教堂,我的耳朵并不疼,任由他拉着,来来往往的人已经见怪不怪,和往常一样忙碌着。爸爸突然朝我的屁股猛踹一脚,我顺势跪在了地上,看到了自己沾满鲜血的手。
血是属于一个女人的。
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,我去床上找了妓女,我没有多少钱,所以找的妓女也很廉价。在妓女忙碌的同时,我仰望着天空,突然想到了父亲,浑身的污垢和鱼腥味,肮脏狭小的被称为家的地方,总是和周围男人调笑,满嘴污言秽语的妈妈,女人的船也很肮脏,我出生于肮脏之地,存活于肮脏之中,我对这一切早就那么的习以为常,仿佛世界理当如此。
直到,离开村子的人回来探亲,他们刺痛了我。
天空,也是肮脏的。
今天,我成年了,我想给自己的人生带来改变,像是被恶魔催了眠,我看到了身旁的木板凳,对着正在忙活的妓女砸了下去,然后,我跪在了这里。

图片来源见水印

吃过星空土司吗?
他歪着头,笑着问我。
我看着他,回答。
没有。
他轻轻拿起一片面包,放在我面前。
有没有觉得这个面包像什么?
《星空》
我轻轻回答他,就像他把面包放回桌上一样轻。
他很喜欢艺术,尤其喜欢梵高,我倾听着他的声音,他的声音渐渐从和风细雨转为疾风骤雨,我像是被卷入了龙卷风的风眼,我享受着他带给我的眩晕感,恍惚间觉得这声音会一直陪伴着我,即使我感受到了他的危险。
他是我的美术老师,据说他很有天赋,父母特地请了他来教导我艺术,第一眼见到他,我便挪不开眼,他很危险,我对自己说,他的危险很有魅力,我对自己说。
吃星空面包时,我十七岁,我对老师的印象到这时便戛然而止,星空面包之后,我便再也没有见过老师。
我问妈妈,老师呢?妈妈面色憔悴眼睛里却有些许恐惧,他们告诉我,老师生病了,永远都不会再来教我美术了,我想继续追问,可看着妈妈的神情,我退缩了。
果然,我再也不曾见过老师,后来,我上了大学,交了男朋友,我挽着男朋友的手,在漫天枫叶的季节里,走进了美术展,美术展里挂着一幅《星空》,诡谲而华丽,我静静的看着《星空》想到了那片星空面包,我抓住馆长,向他询问这位作者,他指了指画上的签名,告诉我,当年,有人觉得他精神有异,报了警,警察将他带到医院,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,他在医院里什么都不做,只是不停的画啊画……
后来呢?我焦急的问着。
后来,他死在了医院里,死前留下了满屋子的画,画布、墙壁、门窗、甚至是床单,他死在了画中,人们在他的肚子里发现了画笔。
我愣住了,忘记了身边的男朋友,怔怔看着那双眼睛。
苍老、坚决、无尽的黑暗和危险。
我有些晕。

PS:今日份的看图胡话,图片来源见第二张截图

今天的阳光很暖,我突然来了兴致,便带上了一本正在看的书坐上了这辆车。其实,我对这辆车开往哪里,并不明了,我喜欢随着陌生的列车开往陌生的方向,享受带给我无限的可能。
我坐在空荡的列车里,沐浴着阳光,静静的等待。
你还别不信,看到照片里的少年了吗?他便是我的惊喜。
少年是在第三站时上的车,一个人,我透过窗外,看着那远处的黑点一点一点变大,变成了眼前的少年。
少年步履轻盈,有着这个年纪独有的灵动,步伐中又透露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,他上了车,微微对列车的空寂表示了惊讶,他看了看我,踌躇了会,最终决定坐在了我的右前方。
少年看着窗外,静谧的注视着白雪,透过他的目光,我觉得他看的不是白雪,是回忆。阳光洒落在他棕色的头发上,泛出了金色,光芒轻触他的肌肤,显现出漂亮的玫瑰色,玫瑰少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,一动未动,竟不知不觉保持这个姿势一个多小时,他朱唇轻启,目光遥远而迷离。
我看着他,竟然忘了制止自己如此不礼貌的行为,少年突然转过头,狠狠瞪了我一眼。我有些心虚,便低头硬挤出笑容想缓解尴尬,等我再抬头看向他,他已继续看向窗外。我拿起书,毕竟,我可不想被玫瑰少年认为是怪阿姨。
不知又过了有多长时间,少年下了车,我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,看见雪地里有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,背着书包,手机抓着棒棒糖,向他跑去。

PS:这是我自己根据一张图编的小故事,图便是这张照片,图片博主请看截图2

不服就干!

阿莫玲:

家常菜。 水蒸蛋再普通不过,每家做法不同,只要没有气孔的,口感幼滑细腻的就是好的水蒸蛋。

用三根筷子打蛋,看起来有点奇怪,但能快速打散,相当于一只小型打蛋器,均匀度比两只筷子好很多,不信你试试

😜鸡蛋和水的比例1:2左右,喜欢口感结实点的就少放点水。蛋液过滤,有蒸箱的调温度到95度,两个鸡蛋蒸8分钟就可以,燃气灶上锅子蒸的开大火,水开后转一颗小火蒸15分钟左右。上面要放蛤蜊或者虾仁的可以先焯熟,等蛋羹稍微凝固后再铺在上面,继续蒸到蛋羹完全熟。

【百天计划】早睡早起

今天休整一下,明天开始用早上时间晨练,然后写文,写文之前不听新闻,不听电台,恢复之前的中午练瑜伽(后来被我改到了晚上),晚上早早敷了面膜睡觉。
Lofter这个平台除了转载其他博主的和我相投得作品外,还发布我个人的百天行动执行追踪记录,逼自己一下,否则太慢

兴尽,步月而归,已醺醺然大醉矣

银蟾一轮,美酒一壶,可消良夜